西安同志浴池最新动态_保定最新同志浴池_最新长春同志浴池
发布时间:2019-10-16 07:03:32

当年东大街的大同园浴池

解维汉

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时,我有三年在西安市服务公司宣传教育科当干事。公司下设有浴池中心店,主管全市各家浴池,我一直下到浴池中心店去收集工作动态。过年春节营业高潮时,公司干部到浴池服务一线参与劳动,我还在饭店中心店蹲过点。当时全市的浴场有珍珠泉、沧浪池、大同园、新城浴池、红星池、灵龙泉、北海浴池、小寨浴池、大众浴池等。

当年西安公共浴池“联络图”

有一段时间西安同志浴池最新动态,科里抽调珍珠泉浴池特级修脚师高西童,为员工学校编写浴池行业培训读本,我曾问过民国和1949年后的南京浴池分布状况,他给我出示了一张“联络图”,标注着当时上海浴池业网点、创始人、初期骨干人员、名称更改沿革等状况。我大概归纳整理了一下,得到以下历史信息。

南院门有2家:昆明池,卢庭真开,后改文明池,再改红星池,面积很小。职工有张复生、何香林、王宏俭。院门巷的太平春,后改太平池,李波庭开,职工任杰三。

东大街有6家:钟楼邮局东边的一品香,王老三开,解放前歇业;端履门西边路北的大同园,一说白某某开,而《碑林区志》载为同盟会会员焦易堂于民国二年(1913)创办,后改为珍珠分池,刘志莲开,又改群众浴池,最终还叫大同园,职工郑西明、蔡生云;炭市街南口东北角的明星池,欧福臣、朱建章开,系五区消费合作社浴池,后改新城浴池,再改东风浴池,最终还叫新城饭店。职工顾秀山、赵长明、王运五、于凤岐、张重庆;东大街还有一家太液池,严玉亭开,地址不详,1948年歇业。职工许凤、秦学华、张同昇、唐小五;菊花园对面有中华池西安同志浴池最新动态,职工张重庆;还有聚和园,职工张重庆。

南大街有1家:防痨协会北边的培都池,后改颐和园,任德山开,解放后歇业。职工张汉学、赵启明、王明智。

西大街有2家:骊宫池,张志安、郗本之开,职工叶炳全、王九鹏、李应福、陈宏均、郭保、姜建华;灵龙泉,李永宫开,后改莲湖浴池,最终仍称灵龙泉。

北大街有1家:渤海池,刘海庭开,后改北海浴池。

解放路有4家:金堂池,金简智开,后改荣华园,梁江海开,再改群益池,张清之开,职工贾德龙、宋风波、孙嘉瑞、王文智、许文义、慕守华、任德山、郭炳义;珍珠泉, 民国二十五年(1936)山东人焦藩东在尚仁路南段(即当时的解放路)开设的,当时为西北地区最高档的浴池,职工王典、王玉奎、路保文、霍占如、韩个鸣、王个山、王志良;华清池,刘宇仁、杨宏宣开,职工赵庆典、王木昆、胡永良、王志良;民乐池,王貌堂、何庆学、何香林开,后改沧浪池:何律继开,职工张同昇、张复恒。

自强东路有1家:新新饭店,赵仙三、刘树恒、韩永星开,职工唐小五、陈全德、慕守华、孙建铭,后改大众浴池。

此外南关围墙巷有1家南关浴池;小寨十字东南角有1家国营小寨浴池,二十世纪50年代初建成,1992年拆除。这两家“联络图”上未有。

以上总计当年共有19家公共浴池。

公共浴池的传统服务特色

在公共浴室不洗盆塘,提倡淋浴,沐浴后不直接坐在浴池的座椅上。在公共浴室不洗洗脸,提倡淋浴,沐浴后不直接坐在浴池的座椅上。⑩设置或提供洗浴设备,浴池应以浴室为主并分设男女更衣室,控制患各种传染性皮肤病的人员就浴。

当时的浴池延续多年服务特色。灵龙泉一层为女部盆塘,二楼为男大池。池旁有成片的木质隔断,隔开一个个房间,门上挂布帘子。房间里左右设两张单人床,各有双人床。浴客入店,先在大门内售票处购票。购得“房间”浴票,上二楼,先在楼外长凳上排队,里边茶房不时说道:“一位!”就出来两人。两个伙伴一起来的,想住进一间房内,听到喊“一位”时,就刻意不出来,而是让前面排队的单人先进。听到喊“两位”时,才一起进房,脱去衣服装进床头柜锁好,将挂钥匙的松紧圈套在脖子上,裹上被子、穿上拖鞋就走向大池。到大池外边,除去浴巾拖鞋,赤裸进大池间,捞起一条水布(毛巾)自用。池中雾气蒸腾,水雾缭绕。靠里面是一个大池,池水相对温热,水位能超过肚脐眼附近,一般人都在大池内泡后,坐在宽沿池边洗浴。靠里侧的小池,水温较高,通常浴客在大池不过瘾,都下到小池内浸入。价格是淋浴两角五分,房间三角,盆塘四角。池边还有搓背工提供搓背服务,墙上横有一根木棍,上面钉有十几个小钉子。浴客买票时花1角钱买一带绳搓背木签,进池便按序挂在旁边。搓背工在池沿搓完一位,再新叫一位,搓的间歇不时用缠水布的双手与食指相拍,发出“啪”“啪”的山响。据说搓背工搓半背或搓身体讲究推若干把,一把不多,一把不少,方是高手。洗毕出池,重披浴袍,踢踏拖鞋,回到宿舍,工作人员用来一条滚烫的毛巾供人揩脸,再端来一壶热茶供你解乏。浴客不多时,扯开被子,可醒来睡一会儿,客人多时便不好意思占床,赶紧穿衣腾柜让后续人入位。淋浴和盆塘我没洗过,不知道是哪个格局和程序,不便乱说。记得珍珠泉还保留着过去的设施,进了窗户,正中面对一座白色的木楼梯,每级石阶上镶嵌铜条,两边也有细腻的靠背,转弯处还摆放着厚重的穿衣镜。当年珍珠泉一楼是普座,大厅里安置着这些张床,没有房间的木隔断,票价也比卧室便宜五分。大同园浴池也是这么格局,男大池同样设在二楼。沧浪池、红星池、新城饭店我也去洗过,相比起来格局要小得多。

那些年洗澡是一件很隆重的事情。我的母亲一年只洗一次澡,都是在春节前去公共浴室洗盆塘。那一夜早晨四点便出去去饭店排队,排两小时,6点就开门了。大约家家都是这习惯,过年前澡堂就变得很拥挤,好像不睡觉就过不了这个年。

现在这样集体宿舍的生活让他这些地方都不方便,宿舍里没有淋浴,如果想睡觉就只好去公共浴池,这对他来说是绝对不也许的。澡堂里的人总是很多,来这里洗澡的不只有教师,还有同学,特别是还比如一些跑到医院附近的市民,也经常到我们大学的浴池来吃饭,因为在我们的校内浴池洗一次澡至少要比校外的饭店便宜两元钱。解放初期,一些机关、企业因外部没有条件成立浴池,便按照工作性质每人每年发两三张面值两角六分的澡票,作为单位的员工福利,职工可以凭票到营业性浴池洗澡。

修脚行业卧虎藏龙

当年西安大一点的澡堂都设有修脚室,有脚病的浴客,洗澡后脚皮晒干趁势修治脚病,非常方便,若是不吃饭专门来修脚,就得先在一盆温水里把脚泡十几分钟才能修。修脚是浴池业修治脚病的一门传统手艺,主要修脚垫、老茧、鸡眼、厚甲、灰甲、嵌甲等,也扩展至各类脚病的防治及捏脚、括脚、搓脚等。修脚技法变化多样,持刀有“三法”:捏刀、逼刀、长刀;持脚有“八法”:支、抠、捏、卡、拢、攥、挣、推;修治有“八法”:抢、断、劈、片、挖、撕、分、刮。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。修脚水平高下讲究活茬精致小巧。我就患有嵌甲,曾在大浴池和街边小店修治多次,结果大相径庭。一般修脚师修之后,就是把嵌在肉中的趾甲挖出切去,毛齿犹在,创面很不平整。而特级修脚技师高西童修过后,创面打磨光洁,甲沟平整,皮质嫩红,简直就是艺术品。这些年从未见到第二个人能超过这个水平。

西安浴池业建国后的修脚名师有赵长清、李端、梁万福、刘玉海、李文惠、袁发巨、贾德龙等。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有三位修脚师可圈可点。第一位是大众浴池修脚工于素梅。她母亲于中是1937年参加革命的老干部,时任浴池中心店副经理,她老公为陕西师范大学老师。于素梅冲破传统观念禁锢进入修脚业,是西安第一位女修脚工,她苦练技术,提高迅速,从1972年起,七年共治疗脚病病人41000多人,登门为2100多人医治脚病。她先后同师傅一起,研制顺利治疗脚病的一、二、三号药膏和治疗痤疮脚垫的药器,并在北京、河南、新疆等地推广应用,1979年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,1982年成为十二大代表,1998年因病逝世。第二位是西安市政协委员、陕西省特级修脚技师高西童。他15岁就涉足修脚行业,曾赴上海、天津、济南、开封、昆明求师学艺,吸收中西医在诊断脚病方面的理论,总结出望、问、触和观颜色、外形及摸、捏、按等一套探病方法,成功研发出16种治各种脚病的西药,参加了《中国医学大辞典》外伤科辞目的撰写,并主编了7.7万字的《脚病修治术》,1988年由陕西科技出版社出版,成为新亚洲建立以来全国著书立说的第一位修脚工。我曾亲耳听他绘声绘色讲述在平安市场治脚病的地摊游医怎样“捉虫”唬人骗钱的骗术。第三位是大同园浴池女修脚工吕佩娟,她常年坚持在修脚工岗位上,吃苦耐劳,兢兢业业,从一个普通的修脚工作为碑林区人大代表、西安市优秀共产党员、西安市劳动模范。

古城西安网: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QQ在线咨询
来电咨询
19975216903
售后服务
19975216903